翊文

小姐姐,吃白亚麻吗?(づ ●─● )づ

即使我死了,躺在坟墓里,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喊出:“我要吃白亚麻!!!”

好久,真的好久没吃到白亚麻了[暴风雨式哭泣]

提前祝全世界最美丽的白小姐生日快乐~!

渴望产粮

同框!(假装有官糖吃)

六月的雨天与

窗外突然就飘起了雨,淅淅沥沥,竟越下越大。小亚麻看着窗外愈大的雨,心说不好,又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。
  是这样的,今天是难得的六一,大家一整天都在狂欢,但结束后,教室留下了不少垃圾。可正好今天值日生请假了,然几乎所有人都表示要急着回家,推来推去,不知怎么就到了小亚麻身上。
  “哐当”,是柜子发出的声音。终于扫完了!
跑回去吧……
  站在门口,雨水连着屋檐下漏,暴雨甚至飞过了走廊将几滴雨珠溅上了小亚麻的脸庞。太冒失了……这两天,家里人全都出差了,没有人可以来送伞。啊啊,小亚麻沮丧的心想,早知道出门前先看看天气预报了……难得的几天独立生活,她竟然不是忘了课本,就是没穿校服,这下可好,估计只能冲回去了……
  但没想到,她才轻轻跨出了脚,却并没有成为落汤鸡。咦,怎么了?小亚麻抬起脸,发现一把淡粉色波点的雨伞温柔的为自己遮住了阴霾的灰色天空。
  “傻瓜,走了。”小亚麻偏移了视线,一名留在齐刘海的白发女生站在自己面前,她面容姣好,一双紫色眸子就好若最纯粹的紫罗兰水晶。呀,是白小姐。
  这个女孩名叫白槿,是今年新来的转校生,听说过去在原学校里曾受过校园欺凌,太可恶了,这是小亚麻对这些事的第一个印象。
  但来到这个班级后,她却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之处,给许多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有着女神相貌的沉默同学。其实小亚麻也并没与她多少接触过,不过曾做了一段时间同桌,平时团队课可自由选搭档是和她一起罢了,因为她似乎还没交到朋友,但做同桌的时候好像也不是很爱搭理她。
  不过,白小姐似乎做什么都能完美完成,这多少让小亚麻有些羡慕。她的邻居家有个小蓝哥哥,明明只比自己大半岁,却比自己大了两个年级,听妈妈说,他是个天才。小亚麻一直都很向往厉害的人,可她真没有任何天分,只是个很普通的小孩,她只能一直努力着。
  “白同学?你还没回去吗?”小亚麻偏着头睁大眼,疑惑的把上身往白槿那探了探问道。
  白槿没有回答,只是移开了视线,把身子转到了另一侧。
  唔……还是不理我。
  “走了。”有点凉凉的音调,打断了蔓延的思绪,就好像这六月的风。
  “哦……啊!走吧走吧。”她发现自己有点发愣,连忙先前,脸上傻傻的笑着。
  “滴哩,滴哩”雨好像小了。
  “白同学,你怎么还没回家啊?”小亚麻小心翼翼的笑了笑,打开话夹子。其实,她心里一直叫白槿为‘白小姐’,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感觉这个称呼和女孩很配。当然,是不敢当面叫啦……
  “……我只是再看雨而已,顺便发现有个傻瓜连伞都没带,连送伞都没人,就顺便送你一趟而已,只是还你平日的人情而已。”
  她一连说了三个‘而已’。
  小亚麻有点慌。
  “诶,哈哈……”她讪笑几下,“那个……最近家里没人,其实也没事啦,一点雨而已。”诶,小亚麻自己怎么也被带过去开始说‘而已’了。
  “你家里没人?”白小姐今天的话是不是突然变得多了。
  “嗯——?是,是的。”小区已经到了眼前。
  “那跟我走吧。”白槿不容拒绝的直接拉起她的手,朝有种着紫阳花的另一面走去。
  “白,白同学?”小亚麻有些疑惑,而且,原来白小姐力气很大……她只能迷迷糊糊的这样在旁边拉着走。白小姐的手好软啊……她不知不觉的在脑中想。
  “上去吧。”白槿利落的打开一栋有着红屋顶的公寓,“最近没什么租客,我父母平时也不在,只有个阿妈照看,你随意。”她对小亚麻说。
  “哦哦,没想到你家这么有意思啊。”小亚麻换上室内拖鞋,瞪着眼看那些复古家具。
  “很久以前留下的老宅了,”她替小亚麻放好鞋,擦了擦手,又拉着她走向楼上,“没多少人来住。”
  穿过一条走廊,映入眼帘的是一扇红棕色木门,有股强烈的木质味道,白槿转动镶着各式花纹的金属把手——
  一个充满现代化的居室出现在眼前。
  “怎么,不然你以为还真有人会住在二十年代的房子里?”白槿冲又愣在原地的小亚麻说,“只是没装修全部罢了,麻烦。”
  走进去,小亚麻把自己的书包放在身旁的沙发上。
  对了,不知班级群老师有不有通知什么事。她心想着,从包里翻出了个手机,这是今年春天妈妈送自己的生日礼物。点开界面,她突然又犯难了——这个手机没有数据啊……
  唔……,小亚麻托住了脸。
  “白——同学。”她差点叫成那个自己取的绰号‘白小姐’了,好险。
  “干嘛,要喝水的话你右边桌上有,纸巾电视柜上。”
  “你家有wifi吗?”
  “……有。”白小姐回答的语气中似乎带了那么一丝艰难。
  “那,密码是什么啊?”小亚麻试探性的问了问。
  “……”更长时间的沉默,好像在与什么作斗争,正当小亚麻要说算了吧的时候,她终于说话了:“xiaoyama。”
  竟然就这么读完了一段字母。
  小亚麻有些震撼,不对,她今天似乎一直不停被惊到啊——?好奇妙。
  但没多久,就发现了个更令她震惊的事。
  她的手机是拼音输入法,当那些字母一个个打出来时,手机上清清楚楚显示着三个字,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名字:
  “小亚麻。”

关于白槿

我明明是个亚麻吹,突然发现白槿太可怜了,没有任何人喜欢她……小亚麻有蓝、灰(虽然这对我是天雷),而白小姐从来都没人真正喜欢过她,第二次机会时,我总感觉这妹子有这种能力太幸运了,她的语气中透着一股自负,有人说她情商高,我不然,因为她最后的决定正常不已,那时只有那个比较好的结局了,一堆夸的人让我反而有了些许内心的抵触和反感,因为我认为上天已经对她很好了,但现在,直到今天我发现那么多喜欢小亚麻的人(包括我),才发现她有多么可怜。

吃惊,竟然站唐多的人最多,墨多多只是个孩子啊!不过似乎挺好吃的